乡村教师黄登科,学校提供宿舍

无论在村小任教,还是在县城工作。黄登科走到哪里,就把妈妈带到哪里。即使外出学习、出差,也要把妈妈带在身边,就像带一个不懂事的孩子……

为什么伟大?你想她连生活都不能自理,吃穿都整不好,但是她能够把我拉扯大,跟父亲一起。所以我一直跟我老婆说,只要母亲活一天,我们就要好好孝敬她,有饭吃,有衣服穿,能够有我们陪在她身边,她就高兴、开心。

让人欣慰的是,这位坚强女孩在学习上也十分刻苦,“三好学生”的奖状贴满了一面墙,这也是一贫如洗家中最亮眼的地方。“我努力读书的目的就是为了妈妈今后能够过上好日子,孝敬妈妈是我一生的责任。”史晶红告诉记者,羊有跪乳之恩,做人也一样。

黄妈妈名叫崔珍秀,1951年生人,今年已满68周岁。黄登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妈妈智力残疾,智力相当于三四岁儿童。

筠连县孔雀乡中心校校长马斌:有一次我去找他,发现他正在给母亲梳头,而且我发现头梳得很好,我就在想 作为一个男人,能够把头梳得这么好,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办到的。

智力残障的史晶红父亲,常年出走在外,丢下母亲李会兰,不仅腿有残疾,5年前还患上大脑萎缩,仅靠轮椅才能勉强行动。家中没了经济来源,母女俩一直都靠低保补助和镇、村的接济维持生活。

黄登科要去读书了,妈妈怎么办?有人提议,让他把妈妈送进养老院。但是妈妈的智力相当于幼童,黄登科和家里的长辈们都不放心。最后,黄登科只能把妈妈委托给一位亲友照顾。

筠连县孔雀乡中心校校长马斌

电梯里,黄妈妈紧紧抓住儿子的手,嘴里嘟囔着。能出门玩,她特别兴奋,一路小跑冲向小区花园。黄登科不得不一把拽住妈妈,生怕她摔倒。

黄登科的母亲崔珍秀今年68岁,不但聋哑,还有轻微智障,生活几乎不能自理。黄登科和母亲都住在学校的宿舍,两人的房间相邻。夏天每到半夜,他都要去母亲房间看看;冬天山区潮湿阴冷,担心母亲受凉,就陪母亲住在一个房间,方便照顾。

面对小女孩困境,当地梅岘村党支书孔先顺及时求助涌泉中学,学校闻讯不但腾出一间教师公寓,作为她和她母亲的宿舍,同时还提供家具、家电等日常生活用品,并减免了史晶红初中期间的所有食宿费用,学校团委也相应成立志愿者互助小组,在学习、生活上,不时向母女伸出援手,使这位13岁女孩,可以带着妈妈安心上学。

12岁的黄登科从家里的辅助劳动力,变成了主要劳动力。漫长的四年过去,16岁的黄登科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:看到双亲残疾的家庭,他如果像父亲一样陷在农村种庄稼,一家人永无出头之日。

筠连县孔雀乡凤排小学教师黄登科:我作为父,再反过来看我的母亲,我只能说我母亲太伟大了。

从8岁起的五年来,史晶红一边上学一边照顾残疾母亲。今年小学毕业,她进入了距家四公里的涌泉中学后,担忧也跟着而来,上了初中就有晚自修,自己住校了,谁来照顾自己的母亲?如果留在家里陪伴母亲,就得放弃学业,是丢下母亲继续求学还是放弃学业照顾母亲,她萌生了放弃学业的想法。

“爸爸,我想出去打工!”干着农活儿,黄登科突然斩钉截铁地说。父亲则说: “我不会同意你出去打工!我和你妈都这样了,你要是跑出去不回来了,我跟你妈咋办?等饿死?”

黄登科和他的母亲

新濠lottery 1

2019年12月25日下午3点,吃过午饭、改完学生作业,黄登科带妈妈下楼玩耍。

新濠lottery 2

新濠lottery 3平时在家中,史晶红天天都要为妈妈敲背按摩。新濠lottery 4天气好时,她常带妈妈到果园看看走走新濠lottery 5碰上登楼爬梯、出门看病,常有学校志愿者伸来援手

10年时间,黄登科走出了自己的路。

家长的包容让黄登科很感激,他坚定了一个想法,继续给山里的孩子铺筑求学路。母亲也似乎也理解了儿子的不容易,再也没有与人发生矛盾。

13岁,大多数孩子还沉浸在父母的呵护之中,但临海市涌泉镇梅岘村的女孩史晶红,却早早挑起了照顾残疾母亲的重担,日前,记者用镜头记录了女孩带着病母上中学的一幕。

编辑 于曼歌

从周一到周五,黄登科都要带着母亲到学校,周末再回到县城和妻子相聚。工作日的时候,他每天7点起床,给母亲梳头、穿衣,8点半,开始给孩子们上课,中午再带母亲到食堂吃饭。备课时,母亲会守在他身边;放学后,黄登科也会陪母亲散散步。

12月25日12点,黄登科下班匆忙回家为母亲做饭。母子俩的午餐很简单:两个素菜、一碗汤。

新濠lottery 6

身世

2017年1月,黄登科结婚,生下女儿。他的妻子在另一个乡镇上班,周末才能团聚。虽然辛苦,但一家人很幸福。今年的5月12日,是母亲68岁生日。

1987年,崔珍秀果然生了个儿子,他就是黄登科。儿子出世,似乎给黄仕伦一家带来了新希望,但由于黄仕伦有残疾,妻子又是生活无法自理的残疾人,黄仕伦除了终日在庄稼地里刨食,实在想不出挣钱的办法。

筠连县孔雀乡凤排小学教师黄登科:有一个学生可能就是调皮,有点好奇,就去逗我的妈妈。然后我妈妈就生气了,就在地上抓了一把石子就丢过去, 肿起来了。

“不出去打工也可以,但我要回去读书!”黄登科提出条件,让父亲二选一。

当时,黄登科很担心会因此失去工作,又将居无定所。后来,家长的做法让他意外。

四川宜宾筠连县希望小学教师黄登科,就有这样一位智力残疾的特殊妈妈。从七八岁懂事起,他就像妈妈照顾孩子一样,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妈妈。

新濠lottery,凤排小学地处大山深处,距离宜宾城区有四个小时车程。学校有6个年级、118名学生、6名老师,黄登科是其中三个年级的数学老师,一天要上六、七节课。一到下课,母亲就会跑到教室门口等他。

艰难

筠连县孔雀乡凤排小学教师黄登科:我们一起来的几个老师都非常认真地工作,所以第一学年我们整个凤排小学的成绩就提升了,所以后来就有家长杀年猪,给我们背二刀肉来,就说是拿给奶奶的,让我很感动。

黄登科和表妹、姑姑、妈妈泸沽湖留影。

央视网消息:在川滇交界的四川宜宾筠连县,凤排小学是当地最为偏远的学校之一,乡村教师黄登科在这已经坚守了四年。和其他人不同的是,黄登科到学校来,身边还多带了一个人。

新濠lottery 7

黄登科说,以前母亲一直是由父亲照顾。2010年,距离高考还有15天时,父亲因病去世,生活的重担落在了他的肩上。上大学时,黄登科不能时时陪在母亲身边,这让他很是担心。因此毕业后,他决定再也不和母亲分开。2015年,黄登科考上了乡村教师。入职前,他特地要求,希望母亲能陪他来上班,没想到却发生了意外。

黄登科外出学习,妈妈陪伴。

2010年高考前的20多天,正在紧张备考的黄登科再次遭遇巨大打击:父亲黄仕伦突然去世,黄登科只好放下课本,回家料理父亲后事。即使如此,怀着悲痛心情参加高考的黄登科,仍然考上了西昌学院。

长大后,黄登科才从外婆口中得知,妈妈崔珍秀其实有着更加不幸的遭遇:在嫁到黄家前,崔珍秀曾有过两段“婚姻”,可是因她没有生养,遭到男方嫌弃、殴打,两次都被赶回威信县娘家。

在孔雀乡凤排小学期间,黄登科只要忙完工作、改完作业,黄登科就要带妈妈到学校周围转转,让妈妈接触社会、亲近自然,让她开心。

年近7旬 智力相当于三四岁儿童

黄登科提出要带上妈妈去工作,孔雀乡中心校领导特事特办,同意了他的请求:“新修的教学楼,分给你们两间:你一间,你妈妈一间。”

吃完饭,黄登科批改学生作业,妈妈坐在旁边看电视。“其实她看不懂,也听不见。她只是看到有动物出现,就会特别开心。”黄登科说,妈妈的幸福感、满足感很简单。而黄登科看到妈妈露出笑脸,就会感觉幸福。

2017年夏天,黄登科和亲戚一起,带着妈妈前往邛海、泸沽湖旅游,带妈妈去了自己的母校……这是黄登科带着妈妈走得最远的一次,也是妈妈玩得最开心的一次。平时外出学习、下乡扶贫等,黄登科都会带上妈妈。

黄登科记得那时的乡间,家家都杀过年猪,可他们家,三两年也杀不起一头猪,最困难时,一年没吃过几顿肉。

2004年,16岁的黄登科重回中学课堂,从初中一年级读起,成了当地初中唯一的“大学生”。黄登科很勤奋,2006年考入筠连中学。

母亲

为了让妈妈有个更好的生活环境,有真正属于妈妈的家。黄登科于2019年8月考进筠连县城希望小学,从学校开车回自己家,只要五分钟。黄登科上班,妈妈就呆在家里。只要下课了,黄登科就会带着学生作业、教案回家。

黄登科照顾妈妈吃饭。罗敏摄

读大学后,黄登科第一次回家。眼前的场景让他心如刀绞、当场落泪。“头发很乱,很久没有洗澡了。跑到厨房一看,碗筷都很脏,锅里还有点菜,感觉都要发霉了。”

父亲也有残疾 家里一年没吃过几顿肉

2000年9月,12岁的黄登科升入初中。2001年农忙前,黄仕伦在河中取石头砌田坎时不慎摔伤手臂,导致骨折。因为无钱住院治疗,年幼的黄登科只好带着父亲在乡下四处求医,或者根据当地老人指点,上山采药给父亲治伤。

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罗敏

2018年,黄登科和妻子借钱交了首付,在县城买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,黄登科和妈妈终于有了固定的家。黄登科的爱人是她高中同学,对于母亲的照顾,妻子向来非常支持。只是,妻子在更远的大雪山镇工作,平时无法帮他照顾母亲。

上初一的第二学期,黄登科只读了一个多月,就不得不辍学回家。由于父亲的手臂一直无法康复如初,家里需要照顾的病人,从一个变成两个。黄登科也就再也没有机会重返课堂了。

2014年大学毕业,黄登科没找到工作,于是带着妈妈在筠连县城开超市。2015年,黄登科顺利考上了筠连县公办教师岗位,被分配到偏远的孔雀乡凤排小学任教。

刚走到草坪处,原本兴奋的黄妈妈突然紧张起来,慌乱地往儿子身后躲。原来,她看到邻居在遛狗,“她知道狗会咬人,所以有点害怕。”黄登科说。

后来经人介绍,黄仕伦将云南威信县的智力障碍残疾人崔珍秀娶回了家。

黄登科带妈妈回母校。

我们常常唱着“世上只有妈妈好,没妈的孩子像棵草”。可是,如果妈妈是一个只有三岁孩子般智力的特殊人士呢?这样的妈妈,可能更像一棵 “草”,需要儿女的呵护。

读初中时,十六七岁的黄登科利用课余时间打工,解决了吃饭、读书的问题;高中时,黄登科开始做家教;大学四年,他得到了好心人资助,顺利读完大学并取得了教师资格证。

从此,黄登科在凤排小学扎根四年多,妈妈也住在学校。刚开始,学生们害怕这位举止异常的“大孩子”,也有家长担心崔珍秀伤到孩子。后来经过黄登科解释,学生们慢慢接纳了崔珍秀,经常带她一起玩耍、做游戏,家长们也被黄登科的孝心所感动。

黄登科家原本在筠连县维新镇农村,其父黄仕伦家中兄弟姊妹众多,家境贫寒。由于黄仕伦本人身带残疾,到了30多岁还没娶到媳妇。

嫁到黄家,崔珍秀也是两年多没有生养。就在黄家打算送她回威信时,黄氏宗亲一位老中医把脉后传来喜讯:崔珍秀很可能有生育能力。就这样,崔珍秀被留在黄家。

正因如此,黄登科2014年大学毕业后,带着母亲在筠连县开超市创业,日子过得非常艰难。2015年参加教师工作以后,无论是在筠连县孔雀乡的凤排小学,还是在县城希望小学,他都会带着妈妈,绝不会将妈妈留在家之外的任何地方。

陪伴

一度辍学照顾父母 16岁再读初中

黄登科记得,自己七八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学干农活,一年四季总有干不完的活,还要照顾妈妈饮食起居。即使每天起早贪黑,家里仍然用不起电,只能点煤油灯。

当上教师 将母亲带在身边照顾

父亲很爽快,同意他读书。

2018年,宜宾市筠连县文明办授予黄登科孝老敬亲道德模范称号,这个荣誉,黄登科实至名归。

黄登科在小区给妈妈指认家所在楼层。罗敏摄